京津冀一体化为雄安新区助力,粤港澳大湾区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2019年,城市 群发展进入快车道,不同的区域发展战略,背后是各自的使命与机遇。作为中国西部最 具发展潜力区域的成渝城市群,其发展规划的通过,不仅是成渝两大城市的利好消息, 也是包括德阳、绵阳、宜宾、广安、泸州、等十多个四川辖市和重庆市二十多个区县的 利好消息。目前,成渝城市群的建设已在交通、产业等多方面进行整合与优化,逐渐推 动区域范围内城市协调发展。成渝城市群,正在从概念变成现实。
2018年6月,四川、重庆两省市政府签署了《重庆市人民政府、四川省人民政府深化川渝合作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2年)》, 两地交通、经信、环保等部门也已建立对口联系机制;成渝高速公路在2018年12月底取消了省际收费站,成渝之间畅通无阻……成渝城市群, 正在从概念变成现实。
3月8日上午,北京,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四川代表团在驻地举行全体会议。 四川省委书记彭清华提出四川“一干多支、五区协同”“四向拓展、全域开放”战略部署,重点是推进成渝经济区建设, 对接东部沿海地区和环太平洋发达国家。就在去年,彭清华首次出川考察就到重庆, 两地签署了《深化川渝合作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行动计划》和12个专项合作协议,标志着川渝合作进入新阶段。
3月9日凌晨,重庆团结村铁路集装箱中心站灯火通明,一列满载电子信息产品、汽车零配件等货物的中欧列车驶出站台, 驶向10000余公里外的德国杜伊斯堡。几乎同一时间,300多公里外的成都青白江国际陆港,一列满载货物的中欧列车开往波兰罗兹。
3月10日,早上7点,林小新(化名)来到成都东站,坐在成渝高铁上,车还没开, 她把刚刚在候车大厅买的一杯冒着烟的咖啡放到小桌上,从背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放到膝盖上就开始忙起来。 她是成都一家广告公司的策划总监,今天早上要去重庆江北嘴见一个客户。谈完事之后,下午3点前还要赶回成都, 把手头的策划案给成都的一个客户做提案。“习惯了在成渝两地跑。成渝之间就像一个城市一样,坐一个多小时高铁就到了。 现在我们成渝两地算是一个Team(团队),客户共享。去年开始,成渝之间的客户开始多了起来,宜宾、泸州、资阳、简阳、荣昌、内江、永川, 去年下半年跑了个遍。有了高铁,去这些地方太方便了,当天往返很轻松。”
3月12日,凌晨6点,四川省广安市邻水县高滩川渝合作示范园,李强(化名)来到仓库前,看着工人将汽车零部件装上货车, 运往30公里外的重庆市渝北区。他是某汽车配件厂销售部门的负责人,他习惯于每天早上亲自到仓库看着工人装货,目送货车出发。 “这里紧邻重庆,到江北区都不到40公里,而且这里还有土地、招工方面的成本优势。”他说。多家来自重庆市渝北区的汽车部件企业、 橡胶轮胎企业在这里扎下了根。
重庆直辖之后的多年里,成都、重庆两大西部“双子星”一直走在各自发展的道路上,在经济、产业、交通和城市发展上更多是竞争。 好在,2015年成渝城市群规划获中央批复以后。这种状况在迅速地发生改变,成都、重庆两大核心城市已从多年的“背向发展”转变为“相向发展”。
2016年,简阳开始由成都代管,简阳崛起,目前正在大力建设成都第二机场,该机场预计2019年投用,将主攻国际航线, 而简阳距重庆的大足区和潼南县都只有100公里。
01
2017年,成都首次把“东进”提升到战略发展高度,将加快规划建设天府国际空港新城和龙泉山现代产业走廊, 为城市永续发展拓展空间,开辟全市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二主战场”。
02
2017年,隆昌撤县设市,由四川省直管,隆昌地处川渝交界处,紧挨着重庆的荣昌区,是“四川东大门”, 可以更好地为成都“东进”助力。
03
2017年12月10日,《淮州新城分区详细规划》(2016—2035年)和《淮州新城城市设计》规划方案通过中共成都市委十三届二次全体会议审议。 淮州新城为成都市实施“东进”战略的主战场之一,将建成成都东北部的“区域中心城市、国家级开发区 、先进制造业基地” 。
04
2017年,成都首次把“东进”提升到战略发展高度,将加快规划建设天府国际空港新城和龙泉山现代产业走廊, 为城市永续发展拓展空间,开辟全市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二主战场”。
05
中梁山隧道的扩容改造工程在2017年底完工投用,在现有2洞4车道的基础上,两侧各增添一个隧道, 形成4洞8车道的通行能力,这意味着,重庆“西进”的一个重要交通瓶颈已打通。
01
重庆西站2018年1月投用,该站为西部地区在建的最大客运综合交通枢纽, 也是渝黔、渝昆、兰渝、襄渝、川黔等高铁线路的始发终到站。
02
2018年11月,《重庆市城市提升行动计划》出炉, 重庆科学城落地。重庆科学城将依托大学城规划建设,联动九龙坡、北碚、江津和璧山,形成重庆西部的“智能谷”。 如此一来,科学城成为重庆向西的绝对引擎。
03
渝西永川高新区、璧山高新区、荣昌高新区,越来越多的高新产业开始聚集, 规上工业产值早已破千亿,此外,西永微电园近年来发力迅猛, 如今,重庆西边的经济实力出现了大幅提升。
04
铜梁高新区、潼南高新区、涪陵高新区、大足高新区、合川高新区、长寿高新区等都在申报国家高新区, 积极前进。目前,铜梁和潼南进度较好,最快预计2019年上半年可批复。
05
随着陆路交通的快速崛起,高铁与互联网时代的来临,陆地城市开始有了变劣势为优势的机会, 成都、重庆迎来了新一轮发展红利期。产业协作、互联互通、人员、企业往来日益频繁, 成渝城市群正在从纸面上的规划变成现实。
川渝将在现有渝万城际铁路的基础上,修建一条更高标准的高铁——沪汉渝蓉沿江高速铁路, 加快推进成都经达州至万州、重庆主城至万州等项目前期,力争2019年开工建设;
重庆至西安的高铁——渝西高铁也力争2019年开工建设;
重庆至昆明的高速铁路——渝昆高铁,将打通川渝至北部湾经济区和云南的大通道, 两地约定加快推进渝昆高速铁路前期工作,共同推动渝昆高铁重庆至宜宾段2018年底开工;
城际铁路方面还将共同推进重庆经遂宁至绵阳城际铁路建设;
川渝两地还将构建高速共享信息网络,深化能源领域合作。 未来,两地群众的网络资费将合理下降,信息通信服务将提档升级, 两地的能源合作也将有更多科学规划和项目建设;
川渝合作推动中欧班列“一单制”运输、海关通关一体化等多项改革,川电入渝、百G数据链路等建设和规划, 也让成渝城市群在能源、信息、开放通道和平台等方面的一体化趋势不断提升。
2011年,首条中欧班列“渝新欧”列车从重庆开出,成为“一带一路”的最佳诠释, 改变了中国单向度的沿海开放的格局,面向中亚、西亚、欧洲的内陆开放的格局被打开。 几年之后,成都、重庆联手的“渝新欧”“蓉新欧”货运专列,成为中国陆路国际物流的大通道, 成渝城市群,真正成为中国经济的新的“开放前沿”。
建设目标
成渝城市群的建设,归根到底是做强区域中心城市,最终建成7大区域中心城市, 形成一轴两带三区的发展格局。根据成渝城市群各城市的地理位置、资源禀赋及发展潜能, 提升区域服务能力,分担核心城市功能,并强化区域辐射带动作用,尽快加快产业和人口集聚, 优化行政区划设置,适当扩大城市规模,最终实现区域范围内协调发展。
大区域中心城市
“一轴”
打造成渝发展主轴
“两带”
培育沿江城市带
成德绵乐城市带
“三区”
培育川南城镇密集区
南遂广城镇密集区
达万城镇密集区
万州地处重庆东北地区,交通区位优势明显,依托万州区位优势,把万州打造成渝东北区域中心、 长江经济带重要节点城市;把黔江打造为渝东南区域中心、武陵山区重要经济中心; 把绵阳、乐山打造为成都平原区域中心城市、宝成—成昆发展轴带向北和向南辐射的空间节点; 把南充打造为川东北区域中心城市,带动川东北城乡均衡发展;把泸州、宜宾打造为川南的区域中心城市, 带动川南丘陵地区和长江经济带沿线城镇发展。
依托成渝北线、中线和南线综合运输通道,积极推进重庆两江新区和四川天府新区建设, 加快推动核心城市功能沿轴带疏解,辐射带动资阳、遂宁、内江、永川、大足、荣昌、潼南、铜梁、璧山等沿线城市加快发展, 打造支撑成渝城市群发展的“脊梁”。加快城际轨道交通、高速公路和沿线交通枢纽建设,构筑发达的基础设施复合廊道。 加强沿线城市产业分工协作,引导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集群发展。支持沿线中心城市拓展发展空间,提高人口经济集聚能力。
依托长江黄金水道及沿江高速公路、铁路,充分发挥重庆的辐射带动作用,促进泸州、宜宾、江津、长寿、涪陵、丰都、忠县、 万州等节点城市发展,培育形成沿江生态型城市带。发挥沿江区位和港口优势,有序推进岸线开发和港口建设, 增强泸州、宜宾、涪陵、长寿、万州等产业园区支撑作用,建设临港产业、特色产业和现代物流基地。规范开发秩序, 严守生态红线,建设沿江绿色生态廊道,强化沿江生态保护和修复,统筹流域环境综合治理。 优化成德绵乐城市带,依托成绵乐城际客运专线、宝成—成昆铁路和成绵、成乐、成雅高速公路等构成的综合运输通道, 发挥成都辐射带动作用,强化绵阳、德阳、乐山、眉山等城市的节点支撑作用,带动沿线城镇协同发展,提升人口综合承载能力, 建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城镇集聚带。依托沿线产业基础,发挥天府新区、成都自主创新示范区和绵阳国家科技城的平台优势,围绕电子信息、 装备制造、航空航天、科技服务、商贸物流等产业,打造创新驱动的特色产业集聚带。
川南城镇密集区包括自贡、内江、泸州、宜宾的市区和部分县(市),促进自贡—内江联合发展、 泸州—宜宾沿江协调发展,建设成为成渝城市群南向开放、辐射滇黔的重要门户。 南遂广城镇密集区包括南充、遂宁、广安的市区和部分县(市),加强与重庆协作配套发展, 建设成为成渝城市群跨区域协同发展示范区。 达万城镇密集区包括达州市部分地区、万州、开州和云阳部分地区,加快达万综合通道建设, 促进万开云一体化融合发展,建设成为成渝城市群向东开放的走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