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第三方登录

和讯西南房产

QQ登录

到期债务近500亿 万达王健林转型遭遇资金困局

2020-08-25 10:11:53 来源:和讯房产西南频道

2020年是万达王健林完成转型之年,受疫情影响,万达广场和影业收入都大幅度降低,再加上近500亿的到期债务,万达的资金链紧绷。然而,王健林却陆续签下3000亿的文旅项目和万达广场投资大单。钱从何处来?

疫情影响   万达收入大幅缩水

中国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比大连万达受到的新冠疫情冲击更大!

受疫情影响,大连万达集团对外宣布将对全国323个万达广场内的所有商户免除自1月25日至2月29日的租金及物业费。万达商管为商户免租一个月,意味着需要承担的费用将超过40亿元。

事实上,疫情之前的2019年,万达商管的经营现金流净额168.01亿元,比2018年减少125亿元。分析人士指出,受新冠疫情影响,短期内作为大连万达主要现金流来源的万达商管情况将非常糟糕。加上一季度的商场经营几无现金流,万达商管的债务负担必将加剧。

除了万达商管,万达电影、万达文旅也受到巨大冲击!

由地产向文化、金融等消费、服务业转型是万达的战略调整方向。文化集团收入的快速飙升也被王健林视为转型成功的标志。然而,进入2020年之后,疫情对万达文化集团的影响前所未有。

目前,万达集团旗下有文化、地产、商管和投资四大业务板块。受疫情冲击最为严重的,便是文化业务板块。这一业务涵盖了万达集团旗下万达电影,AMC(其标普评级为负面信用观察CCC+ )及万达体育三大核心资产。今年以来,这三项业务业绩因疫情均出现严重下滑。

8月4日,万达电影(002739.SZ)发布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万达电影实现票房5.8亿元,同比减少88.3%,观影人次1,200.8万,同比减少88.9%,其中国内票房2.5亿元,观影人次745万,境外票房3.3亿元,观影人次455.8万。公司实现卖品收入1.93亿元,同比减少79.37%。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72亿,同比减少73.9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67亿。

这是继2019年万达电影巨亏基础上的雪上加霜。根据2019年年报,万达电影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54.35亿元,比上年下降5.2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7.29亿元,同比下降324.87%。

疫情不仅严重冲击了万达电影,也让万达文化集团高速增长的势头被遏制。2017年,万达文化集团收入为308元。2018年,万达文化集团收入692.4亿元。2019年,万达文化集团收入743.1亿元。

没有人知道,2020年,万达文化集团将有多少进账?

近500亿年内到期债务

万达收入虽然锐减,但是债务却是刚性的。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万达商管的有息负债规模为1824.09亿元,其中短期借款6.18 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有息部分)471.7亿元、长期借款 884.91亿元、应付债券435.43亿元、其他非流动负债25.88亿元。截止2019 年末,万达商管未受限货币资金 657.67亿元,而截至 2020 年4月15日,万达商管将于1年和1-2年内到期的公开债券分别为436.94 亿元和258.66 亿元。

这意味着未来两年,万达商管需要偿还的有息债务总额将接近千亿规模,其中今年内需要偿还的债务近500亿元。

由于国内资本市场对地产概念企业的上市公司审批十分严格,万达商管回归A股的计划被无限期推迟。这一方面制约了大连万达的融资渠道和规模,另一方面又让万达与腾讯、京东等战略投资者签订的对赌协议面临输掉的可能。

2016年9月20日,万达商业从港股私有化时,与私有化投资人签署了对赌协议。彼时,万达商业承诺要在2018年8月31日之前在A股IPO,否则万达需要向投资人回购全部股权,并且要承担10%到12%的年息。

2018年1月29日,腾讯、京东、苏宁以及融创共同组成财团,出资340亿元,收购万达商业14%的股份。此次引进战投,王健林仍然承诺将于2023年10月底前万达商业实现A股上市。否则,战略投资者有权单方面终止合作,并要求回购股份、支付资金利息。

随即,王健林陷入了进退维谷的两难境地。

一方面,优质资产,323个已经营业的万达广场不能如期实现证券化,其有息的融资让老王喘不过气;另一方面,国内的金融机构传统的融资渠道到需要抵押物,对遭受电商严重冲击的商业地产并不待见。

如何维持万达的资金链,确保未来两年上千亿的债务不至于违约是王健林最为重要的任务!

王健林3000亿投资为融资?

王健林如何突出资本重围?

远离房地产,进行轻资产战略转型正是王健林吸取日本地产泡沫破灭的结果。有知情人士透露,2008年前后,王健林已经在潜心研究日本二战后的经济发展及上世纪80年代末的地产泡沫破灭。其前几年曾高调宣布要告别房地产,从重资产走向完全的轻资产也正是充分看到了日本地产泡沫破灭之后给企业和社会带来的巨大的危害而做出的理性选择。

然而,胆大而心细的王健林可以改变自己、可以改变大连万达,但是却不能改变国内地产商赖以生存的金融生态。

王健林转型最为重要的关键步骤就是要建立企业发展新的金融生态,即在没有资产做抵押担保的前提下,利用万达的企业品牌背书,重构新的金融生态,以重构债务体系维持万达的资金链安全。

然而,近些年来,万达的品牌却负面形象不断。这让金融机构基本上不敢高估万达的企业品牌价值,更别说依靠品牌来构建新的金融体系来维持资金链了。

事实上即使万达没有那么多的负面消息放出,企图依靠企业品牌来替代重资产在银行等金融机构的抵押也是不可能的。目前除了房地产发展早期李嘉诚的和记黄埔,国内就没有过依靠企业品牌能够建立庞大资金体系的。想当年李嘉诚顶着全球华人首富的光环,其企业所到之处,国内的银行等金融机构都争相与之发生业务关系,充分满足和黄的资金要求。

银行贷款是内地房地产公司最主要、最传统的外部融资渠道,主要包括开发贷、抵押贷、并购贷。而银行贷款的基础是资产,没有重资产作为基础,万达就必然会失去银行贷款这一主要融资渠道。

基于此,大连万达的王健林要维持其资金链不断,就必须不断的购进并运营资产。

于是,有了王健林在川商大会上的豪言壮语。2019年6月25日下午,万达又跟四川续签战略协议。在已完成投资1600亿元基础上,再投1100亿建设3个文化旅游项目、顶级国际医院、国际体育赛事和新建20个万达广场。王健林说“近几年万达把四川作为投资的重点,四川已成为万达集团在全国投资最多的省份,万达集团的企业优质资源和重大项目首选四川”。

截至2019年6月,万达已宣布在全国8个地区布局新一轮以文旅牵头的项目。根据万达宣布的框架协议,不完全统计这8个项目的整体预计投资总额为3070亿元。

因此,在巨额债务没有大幅度减低的前提下,王健林的转型基本上是空了吹,毕竟债权人的观念很难调整到位!

不过,对于王健林而言,更大的问题是,企业要走老路,但是很多老臣都已经离他而去。万达新增这么多项目,其团队人才短板很难短期补齐。

(责任编辑:李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