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第三方登录

和讯西南房产

QQ登录

2000万转让中迪投资 新主刘军臣将向何处去

2020-07-27 14:10:27 来源:和讯房产西南频道

提要:“达州帮”掌控下的中迪投资进行了新的权力分配。刘军臣仅以2000万元的代价就取得了李勤2017年付出12.38亿元得到的上市公司23.77%的控股股份实际控制权。李勤为何愿意以损失12亿元的代价放弃中迪投资?刘军臣掌权后,中迪系将向何处去?

2000万转让中迪投资无猫腻

2000万元转让一个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会没有猫腻?

7月17日,北京中迪投资股份有限公司(000609,SZ;以下简称中迪投资)就公司实际控制人李勤在7月3日与自然人刘军臣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2000万元的协议转让价,将其持有的西藏中迪实业100%股权(出资额5亿元 )转让给刘军臣复函深交所表示,本次交易双方不存在关联关系,不存在潜在协议或安排,不存在股份代持的情况,不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

同时,公司独立董事就前述事项发表了独立意见如下:本次公司控股股东的股东股权变动事项,定价充分考虑了西藏中迪实业有限公司的现状,定价依据合理充分。同时,本次交易双方不存在关联关系,不存在潜在协议或安排,不存在股份代持的情况,也不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

言下之意,中迪投资此次2000万元股权转让引发的实控人变更属于公平交易。

7月3日晚间,中迪投资发布公告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李勤在7月3日与自然人刘军臣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2000万元的协议转让价,将其持有的西藏中迪实业100%股权(出资额5亿元 )转让给刘军臣。转让完成后,尽管中迪产融仍以23.77%持股比例为公司控股股东,但公司实际控制人由李勤变更为刘军臣。此前,李勤卸任中迪禾邦董事长及实控人时,接任的同样是刘军臣。

此次交易对价仅为2000万元,亦即刘军臣仅以2000万元的代价收购了上市公司23.77%的控股股份。而李勤自2017年开始通过中迪产融获取的这部分股份账面价值达12.38亿元。巨大的价格差引发深交所问询。

对此价格差,中迪投资称是由于西藏中迪负债金额较大,导致其净资产仅 1855.48万元。交易双方在考虑了上市公司控制权价值的同时,最终以西藏中迪账面净资产为定价依据,确定了此次交易价格。

问题还有,此次交易完成前的4月24日至5月21日,中迪投资股价上涨了61.25%。

对此,中迪投资回复称,中迪投资的股价上涨与本次交易无关。

中迪投资披露,完成此次交易前,双方进行了三次谈判:

(1)6月2日,本次交易双方进行首次正式商谈。

(2)6月8日,本次交易方自然人刘军臣先生与券商就本次交易的方案及财务顾问事项进行初步的沟通。

(3)6月15日,公司与相关方就交易事项进行沟通,明确工作安排,沟通协调机制及工作时间安排,并对本次交易事项方案的相关内容进行研讨。

  也就是说中迪投资股价上涨期间,双方还没有就实控权交易进行谈判,而交易期间,双方也进行了严格保密。

  交易完成后“中迪系”从此与李勤无关了?

李勤是缺2000万的人吗?在此前的6月4日,中迪投资曾披露,李勤拟向公司提供不超过5000万元借款,借款期限为3个月,推动公司房地产投资项目的开发建设。

李勤缘何愿意损失12亿?

   2017年前后的李勤可谓意气风发、壮志凌云!

 当年9月,李勤治下的中迪产融与郑宽、王瑞等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以21元/股的价格购买其持有的上市公司53,299,585股股份,成交金额为111,929.13万元。随后又两次增持,最终以12.38亿元拿下绵石投资借壳成功,改名中迪投资,进而构建了“中迪系”。中迪系最主要平台为中迪禾邦,其核心业务为地产。

有了资本市场的强力支持,李勤的地产事业也是蒸蒸日上。

公开资料显示,中迪禾邦旗下拥有地产、物业、商业、农业、文旅康养、影视等板块,业务范围覆盖全国13省市。目前,其地产业务主要集中在川渝两地,如成都中迪中心、中迪创世纪、绵世溪地湾,广安中迪北辰悦府,达州中迪绥定府、中迪岚山郡、中迪广场、中迪公馆、中迪红星商业广场、中迪花熙樾,重庆中迪广场等项目。

公开报道显示,2015年,他曾制定战略目标,拟在3年内进入四川房地产开发10强之列,到2020年进入中国房企百强,要打造“全国一流的商业帝国”。

然而,李勤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克尔瑞数据显示,2016~2019年,中迪禾邦实现权益金额分别为110.亿元、110.5亿元、150.4亿元、147.6亿元,分别位居行业第128位、136位、123位和116位。原本距离进入百强行列仅一步之遥,然而今年上半年,中迪禾邦却跌出TOP200行列,2020年要实现的“百强梦”或将折戟。

中迪投资不仅规模上不去,利润也没有见着。

中迪投资自2018年至2019年三季度均处于亏损状态。2018年年报显示,在净利润同比下降145.24%后,仍亏损6079.79万元。最新发布的2019年三季报数据显示,年初至报告期末中迪投资营业收入2235.80万元,同比增长14.44%;净利润亏损7878.35万元,亏损进一步扩大。

与此同时,李勤通过成都中迪产融投所持中迪投资股权已全部处于质押状态,随时可能爆仓。

显然,李勤迫切需要一个人来为他收拾烂摊子!同为“达州帮”大佬的刘军臣曾是李勤的合作伙伴,对中迪系也相对比较熟悉,具备接棒李勤的一切条件。

问题是,刘军臣为何愿意去趟“中迪系”浑水?

刘军臣治下的中迪系难题

刘军臣看似捡了个大便宜,实则中迪系的家并不好当!

2020年1月,安信信托爆出500亿产品预期,其中需要中迪禾邦兜底的有220亿元。早在2019年5月,安信信托旗下“安赢11号和”安赢25号两款信托产品先后被爆出无法按期兑付,两个产品发行规模分别为16.5亿元和32亿元。上述两款产品劣后份额公司分别为上海阆富实业和上海凯富置业,这两家公司的控股股东均为中迪禾邦。

加上据安信信托公告的安赢42号,实收信托规模为172亿元。就已公开资料统计,安信信托与中迪禾邦有关联的信托产品规模为220.5亿元。换句话说,中迪禾邦要为至少220.5亿元的产品本金及收益做风险兜底。

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地产不赚钱,地产以外的业务平台则更多是为地产做配套,或为比地产更难赚钱的企业。中迪系没有现金奶牛,其地产业务也亏损待哺。

截至去年底,中迪投资账面货币资金3.51亿元,一年内到期有息负债5.1亿元,属于新增负债。长期借款5.34亿元,扣除预收款6.76亿元及前述现金后,净负债额约17亿元,而净资产仅约3亿元。

原来,中迪禾邦虽然借壳上市成功,但上市公司并没有能为其地产发展提供多少弹药。大肆扩张的中迪禾邦不得不选择融资成本相对较高的信托融资渠道。

除了资金难题,刘军臣还面临商业地产招商及运营,员工欠薪等诸多麻烦事。

(责任编辑:李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