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第三方登录

和讯西南房产

QQ登录

云南一高速公路中标后被要求放弃资格后续:政府有没有失信?

2020-10-28 13:37:26 来源:和讯房产西南频道

近日,中国商报刊发《云南一高速公路中标后被要求放弃资格 中标单位质疑地方政府失信》一文后,引发了各方热议。

云南省勐腊县政府也就此事向媒体作出了通报,称在“云南勐远至关累口岸高速公路特许经营项目终止公告”发布后,由于按照云南省政府的相关要求,该高速公路项目必须在2020年内开工建设,领导小组将重新启动新的招投标程序。随着双方进一步披露当时招投标和谈判的一些细节,这一事件的前后纠葛再次引起读者高度关注。该事件背后,政府有没有失信?

记者收到了勐腊县政府新闻办公室转自勐腊县交通运输局的《关于勐远至关累口岸高速公路项目合同谈判和签订的专题报告》(以下简称专题报告),对此事作出了说明。

勐腊县交通运输局在专题报告中称,云南鸿铭泊森投资有限公司及中标联合体(以下简称中标联合体)中标后逾期未签订合同的具体原因,归结为以下几点:一是对方坚持对已谈判的中标协议中的部分条款作修改,勐腊县交通运输局对此未予认可和接受;二是协商签订合同时,对方多次拖延时间未按时前往接洽;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7月31日中标有效期最后一天会谈签约时,四方联合体中有两方没有到场。综上理由,在中标期限届满后,勐腊县政府才作出了取消中标联合体中标资格的决定。

勐腊县专题报告还强调,对于中标联合体提出的问题,领导小组每次都及时召集会议研究;中标联合体成员代表来到勐腊,领导小组都及时召集小组成员与其会面商谈;而中标联合体成员每次都是应付式商谈,每次来的人都不一样,也没有出具委托书等正式函件,中标联合体成员单位也没有到齐,形式上比较随意。根本不存在勐腊县政府方“不积极主动,因无人出面无功而返”的情形。

勐腊县交通运输局提供给中国商报记者的书面情况报告资料

值得关注的是,勐腊县政府回应称,经中标联合体多次要求,领导小组同意7月31日与对方进行会谈商议签约事宜。会谈前中标联合体还表示四家中标联合体成员单位都会到齐,结果当天直到会谈结束,中冶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和中星路桥工程有限公司两家中标联合体成员单位人员均无人到场。8月26日,勐腊县交通运输局以邮寄的方式向中标联合体的四家成员单位分别发出了《关于取消云南省勐远至关累口岸高速公路特许经营项目中标人中标资格的通知》。

对勐腊县交通运输局的上述说明,中标联合体方面却并不认可。中标联合体向记者提供了如下理由:第一,所谓拖延并不存在,首先是中标联合体牵头方云南鸿茗泊森投资有限公司积极打电话、发信息主动联系勐腊县政府部门,不过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特别是北京新发地发生新冠肺炎疫情后,尽管中冶交通集团公司总部人员从北京到昆明赶赴勐腊的行程有所耽误,但还是尽量按照勐腊县交通运输局的要求积极配合推进;第二,对于中标联合体多次发函勐腊县政府及主管部门会谈签约,从未得到回复回函;第三,在7月10日中标联合体成员按照通知派人到勐腊洽谈签约时,勐腊县交通运输局负责人临时提出中标联合体单位须分别携带相关材料,并安排中标联合体人员回昆明准备。在中标联合体各单位准备相关资料之际,中标牵头单位云南鸿茗泊森投资有限公司于7月13日收到了《勐腊县关于中标联合体自动放弃中标资格的函》(以下简称放弃函)。中标联合体在收到放弃函后即回函勐腊县政府提出不予认可,并多次与勐腊县政府及相关部门发函会谈签约。第四,7月31日再次召开洽谈签约会时,中标联合体四方法人代表及授权委托人代表均到场参会,而并非是中冶交通集团有限公司、中星路桥工程有限公司未到场,这与事实严重不符。

2020年7月31日中标联合体四方代表共同抵达勐腊县政府会商签约事宜

2020年7月10日勐腊县交通运输局陈发伟局长会议现场用手机短信通知联合体成员单位签约新要求

中标联合体牵头单位代理律师告诉中国商报记者:“2020年7月31日会谈结束后,中标联合体成员单位一直都在等勐腊县政府通知,并于8月1日至8月6日再次发函勐腊县政府,多次要求会谈签约,直到2020年8月26日,勐腊县交通运输局以邮寄的方式向中标联合体的四家成员单位分别发出了《关于取消云南省勐远至关累口岸高速公路特许经营项目中标人中标资格的通知》。勐腊县政府这一做法并无法律依据,这种出尔反尔、颠倒黑白的行为,简直匪夷所思。”

为了证明所言的真实性,中标联合体方面还提供了勐腊县交通运输局领导要求中标联合体提供签约材料的短信往来证据、勐腊县来访登记册以及回复勐腊县委、县政府相关内容的证明,以证明中标联合体按照协议积极推进合同签订,却遭到勐腊县百般阻挠和设置障碍,加之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使得中标的勐关高速公路迟迟不能开工,最后却被勐腊县交通运输局以中标签约时间逾期为由终止。

“不管当地政府和企业如何‘打架’,我们关心的是如何及早促成这条惠民高速公路的开工建设,使其早日造福百姓。”中国商报记者采访到的当地民众表示。

一位不愿具名的交通系统干部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近年来,“要想富先修路”的逻辑其实对政府和企业来说同样适用,这也使得地方政府和公路建设企业非常希望看到高速公路建设项目得到批复并建成。这一项目背后的利益逻辑是,政府通过修路不仅可以改善交通条件、吸引投资,还可以获得国家、省、州各级财政的资金支持;企业则通过修路获取投资及建设收益,尤其是那些被列入国家、省级的重点项目,其背后的利益就更大得多,这也就是为什么一旦一条高速公路确定要修建以后,各方利益集团都会积极参与争夺的原因所在。很明显,勐关高速公路的背后也有一条看不见的利益链。

从目前勐腊县和勐关高速公路中标联合体双方抛出的各种证据来看,很难辨别孰是孰非。但可以肯定的是,在2020年被列为云南省重点工程项目后,勐关高速公路项目已从几年前无人问津的“歪项目”变成了“香饽饽”。围绕这条高速公路建设所发生的一系列争夺轮番登场,这似乎也从另一个层面印证了其背后的利益纠葛。对此,中国商报记者将继续跟踪关注。(记者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