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第三方登录

和讯西南房产

QQ登录

更名易转型难 云南城投涅槃悬念

2020-10-20 16:24:07 来源:和讯房产西南频道

10月16日下午,云南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变更为“云南省康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这意味着,混改失败的云南城投彻底与许雷时代决裂,迎来康养、文旅的新征程。从一个负债累累的地方国有投融资平台,到引领文化旅游和健康服务两个万亿级产业引擎,云南康旅集团可谓是悬念重重。

云南城投变身康旅控股

行政的力量把云南城投集团硬生生变成了康旅控股!

10月16日下午,云南城投集团正式更名为云南康旅控股集团并挂牌,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宗国英代表省委、省政府为更名后的康旅集团揭牌。对于云南城投集团这个巨无霸投融资平台而言,这无疑是高光时刻。这是一个时代的彻底结束,云南省康旅控股集团,也被赋予新的重任:云南省五个万亿级产业中的两大万亿产业。

“更名不是简单换个‘马甲’,而是新的起点,将推动集团实现更高质量的发展。”康旅控股集团总裁李家龙表示,今后集团将更加聚焦主业,康养、文旅产业在全省的占比将进一步提高;更加注重发展质量,效益更好,效率更加,风险更可控,发展更可持续;更加注重企业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的提升;更加注重发挥龙头企业的引领带动作用。

有评论认为,这意味着这家成立已经有15年,资产近3000亿的云南最重要省属国企之一,从此有了新方向,而且与云南省的产业调整与长远发展战略实现了深度“绑定”。事实上,康旅集团能否走出过去云南城投集团许雷的阴影,真正与云南的产业发展进行紧密结合,立足长远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毕竟相对于投融资而言,产业发展的路径曲折而漫长,这要求云南省康旅控股集团的新班子要有战略定力,耐得住寂寞,经受住房地产开发等急功近利带来的巨大诱惑。

此举意味着云南城投集团混改的彻底终结。

从一个地方国有投融资平台到两大万亿产业的发展引擎,云南城投集团的蝶变早有征兆。

今年4月,云南省已明确提出,将云南城投集团确定为云南文旅和康养两大万亿产业的龙头企业,这也正是昨日云南城投集团更名康旅控股集团的背景。与此同时,云南城投获省政府首期注资30亿元,紧接着,云南省又调整了城投集团的领导班子,董事长杨敏和总裁李家龙双双履新,这是云南城投集团自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人事变动。

9月23日,云南省将云南世博旅游集团49%的股权、云南文投集团49%的股权注入云南城投集团。此次股权注入是省委、省政府进一步做强做优云南城投集团,发挥云南城投集团在文化旅游和健康服务两个万亿级产业的引领带动作用,推动云南全力打造世界一流“健康生活目的地”的重要举措之一。

此次注入城投集团的云南世博旅游集团和云南文投集团各49%的股权,是云南省在两家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两家公司原本也是云南省控股并直管的省属国企,2017年,云南省引入央企华侨城对两家企业混改,由华侨城控股两家企业51%的股份,如今,云南省又将自己持有的两家公司剩余49%股份注入云南城投集团。云南城投和华侨城也早有合作,双方曾共同组建公司开发阳宗海华侨城。

去许雷化难题

云南城投过去的膨胀,离不开并购重组,离不开其过去的主导者,董事长许雷,而金融是最大的助推器!

2005年5月至2007年8月,许雷任云南省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委员,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后在2007年8月至2009年7月,任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党委委员,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

党政一肩挑让许雷有了较大的腾挪空间。

云南城投原董事长许雷

外界公认,许雷擅长资本运作。因为在许雷时代,买买买是云南城投的主要业务,并购出效益是公司的顶级追求。即使是被称为赚快钱的房地产项目开发,也没有被云南城投和许雷放在眼里。

许雷的并购重组腾挪术是从房地产项目的并购开始的。

2009年9月16日,重庆中华置业有限公司100%股权项目在重庆联交所以99680.36万元成交,云南城投集团斥资近10亿拥有重庆中华置业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同时也获得了该公司地处重庆渝北567亩黄金地块的开发权。

从此,云南城投利用地方国有投融资平台的资金和土地储备优势,开始了迅速膨胀的惊悚历程。

云南城投并购的经典案例有二:一是,2016、2018年分两次共耗资44亿收购沈国军旗下的8家银泰系公司。这次扩张,让云南城投开始在云南省外大展拳脚;二是,2016年,云南城投先以118亿元收购成都会展51%的股权,到2017年打算全盘收购100%股权,交易价格被确定为236亿元,彼时云南城投集团的市值仅50亿元,这一交易也被舆论称之为“蛇吞象”。不过,这场收购拉锯战持续了两年,因为监管层的关注和介入,最终以失败告终。

许雷任上,云南城投集团资产规模从11.388亿元发展到逾2800亿元,累计完成投资3074.6亿元,完成融资5132.1亿元。相关公告显示,云南城投集团总资产,在2008年只有近百亿元,但到了2019年3月,总资产已经超过3000亿元。不过,总负债增长也同样迅速,从2008年的60多亿元,增加到2019年一季度的2360多亿元。问题是公司盈利能力远不能偿还债务。云南城投集团公告显示,从集中兑付情况看,2019~2021年,公司需偿还的有息债务本息分别为475.86亿元、287.28 亿元和303.77亿元。

显然,如果没有云南省政府的注资,云南城投已经无法继续运营。

变身康旅控股集团后,云南城投去许雷化必须解决三大难题:

1、落实瘦身计划,进行债务剥离。康旅控股集团要轻装上任,如果不解决债台高筑的问题,有效剥离2000多亿的历史债务,估计任何新的领导班子都无法正常运营这样一个千亿级的庞大国企。然而,对于财政收入并不富裕的云南省而言,要在短期内核销这2000多亿元的债务恐怕是相当困难的。

2、从投融资平台向产业引擎转变,一方面逐步摆脱对金融的依赖抵御住金融暴利对运营团队的诱惑,另一方面需要加速构建熟悉文旅、康养的运营团队。问题的关键是,目前整个中国文旅、康养市场在迅速膨胀,相关从业人员本身存在较大的缺口,特别是顶尖的运营人才更是供不应求,新组建的云南康旅控股集团利用什么吸引高端人才加入?

3、彻底根除许雷个人及其追随者在康养控股集团的影响力。事实上,在一个庞大的地方国企,转变观念,重塑自我无疑等同一场革命。

引领两万亿产业悬念

云南省康旅控股集团的新使命是引领康养、文旅两万亿产业!然而为了摆脱债务危机,云南城投把很多文旅项目都已经卖掉了,康养集团凭什么东山再起?

抚仙湖太阳山项目曾经是云南城投手中一张文旅王牌。

2017年6月16日,云南城投披露,拟放弃对华商之家40%股权的优先购买权,同时昆明万科接手。而华商之家则拥有老鹰地公司90%股权。与此同时,万科接手百年置业、云岭天赖各自对华南之家25%及15%股权后,昆明万科及云南城投同时持有华商之家40%股权,百年置业及云岭天籁分别持有10%。同时,万科将通过华商之家间接持有老鹰地公司36%的股权。

调查发现,万科通过为云南澄江老鹰地旅游度假村有限公司提供借款担保,在不花一分钱的情况下,利用品牌担保按照云南城投已经安排好的融资途径介入抚仙湖太阳山旅游地产项目。

除了抚仙湖项目,云南城投在西双版纳的项目也相继易手。

4月17日,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两份关于转让两家子公司股权的公告,西双版纳沧江文旅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1.36亿元债权本金、对应利息,以及西双版纳云辰置业有限公司51%股权。

此次出让指向一个位于西双版纳景洪市的文旅地产项目:橄榄坝傣族水乡特色小镇。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是澜沧江国际生态文化旅游度假区的子项目,为云南省政府公布省内26个特色小镇之一。项目占地约1.12万亩,约合746.67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25.5万平方米。规划有多个景观区域,涉及休闲度假产品(配套住宅)、主题酒店、商业街、水上乐园、博物馆、康体养生等业态。

云南省康旅控股集团还有什么可以支撑文旅、康养万亿产业?

官网资料显示,云南康旅集团文化旅游业务已形成以昆明为中心,以滇西北、滇南和滇东南精品旅游线为主、滇西为辅的旅游资源布局,拥有1个5A级景区(香格里拉普达措国家森林公园,占现有5A景区数量的12.5%)、7个4A级景区(占7.8%)和2个3A级景区(占1.3%),掌控了云南省约三分之一的优质旅游资源。

据悉,当前云南康旅文化旅游业务最主要的运营主体包括云南民族文化旅游产业有限公司以及景洪市城市投资开发有限公司2个,云南文化旅游公司(含下属其他子公司)负责运营的景区主要有:香格里拉普达措国家森林公园(5A)、虎跳峡景区(4A)、梅里雪山国家公园(4A)、滇金丝猴国家公园、哈巴雪山、千湖山、白马雪山、雨崩、普者黑、坝美等。其中普达措国家森林公园是云南文化旅游公司旅游板块收入及利润的主要来源。

景洪城投公司负责管理运营的景区主要有:曼听公园(含曼听公园景区与曼听公园篝火晚会)、西双版纳傣族园(含西双版纳傣族园景区及傣族园泼水节印象)以及望天树景区。其中曼听公园是景洪城投公司旅游板块收入及利润的主要来源。

此外云南康旅集团还拥有腾冲玛御谷等旅游小镇4个,自驾游平台1个,普洱倚象山“半山酒店”等自驾营地项目3个,运营洲际、悦榕庄、希尔顿等品牌酒店20家,拥有客房数约8000间,在建品牌酒店14家,作为景区运营的补充,这是极大的优势。

从2019年云南城投集团主营业务营收构成来看,2017年营收为19.73亿元(占营收的5.38%)、2018年为20.54亿元(占5.36%)、2019年为20.49亿元(占2.72%),在数据上旅游营收占云南城投集团营收的比重一直处于低位,很难成为主业。

云南康旅集团的健康服务板块当前集中在医疗板块,包括医院和医药两个主营业务,医院运营业务主要由子公司云南城投健康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云南城投甘美医疗投资有限公司负责投资运营,现有4家医院,分别为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南院区、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北院区(甘美国际医院)、东川区人民医院、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星耀社区医院,截至2020年3月底,4家医院有床位3300张。

医药板块主要由云南三七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系国内最大的三七生产供应商,市场占有率达到40%。云南城投集团医疗板块,2017年营收为36.49亿元(占10.33%)、2018年营收为26.16亿元(占6.83%)、2019年为32.58亿元(占9.09%)。

就当前而言,云南康旅集团文化旅游、健康服务两项业务营收占比总体上处于低位。

当然,当下云南康旅集团股权划入云投集团,而文化旅游和健康服务都属于云投集团布局的资产,当前云投集团旅游业务主要由子公司云南省旅游投资有限公司及其直接控股的大理旅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云南金孔雀旅游集团有限公司等负责运营,主要旅游资源主要包括西双版纳野象谷、森林公园、基诺山寨和勐景来傣寨、大理崇圣寺三塔等,如果形成合力或许增长可期。

云投集团在健康服务方面布局主要为云南省医疗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持有云南阜外心血管病医院投资有限公司100%股权、云南昆华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38.89%股权,还有云南云投康养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云南昊邦医学影像诊断中心有限公司等多家参控股子公司。 

 此外云投旗下还有云南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体育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中视文化旅游产业投资公司、云投酒店发展公司,如果云投集团把这些企业都划归康旅集团,规模或许也能很快做上去。

可是效益何处来?

(责任编辑:李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