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第三方登录

和讯西南房产

QQ登录

卖楼花或收31亿现金:瀚天实业的“空手套”财技

2020-08-17 17:04:44 来源:和讯房产西南频道

提要:广西瀚天实业开发有限公司,在实缴资金为零的情况下,经过6-7年的时间,通过卖楼花的方式向公众集资超过30亿元,在广西南宁开发了6个三产房项目,开发面积超过50万平方米。没有人知道,税务部门按照什么样的标准向这个企业缴纳税收。也没有人知道,这个企业的未来。最为绝妙的是,所有的资金都是打到实际控制人彭碧军的私人账户。企业法人多次更换,在法律底线被突破之后,相关企业已经随时做好跑路的准备。

 瀚天实业的零认缴

瀚天实业的“空手套”财技在当今中国可能绝无仅有!

广西瀚天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天实业)是一系列公司的集团公司,又称母公司。由广西瀚天实业开发有限公司、广西坎晨贸易公司、南宁市桂枝市场投资有限公司联合发布的一则声明显示:广西坎晨贸易有限公司、南宁桂枝市场投资有限公司属于广西瀚天实业开发有限公司全子公司,先后和正在开发的万宝大厦、财富大厦、瀚天财富中心,瀚天银座、瀚天国际、瀚天新城等高端写字楼和精品住宅,累计开发总面积超过50万平方米。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三产房开发面积如此巨大的公司,注册之时5000万元的注册资本所有股东都是零实缴。

2014年4月23日,瀚天实业在南宁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登记注册。天眼查显示:瀚天实业注册之初有五个股东,分别是谭光明、车学英、彭碧军、陆华英、杨武明。5000万的注册资本金彭碧军认缴3100万元、陆华英认缴900万元、谭光明认缴450万元、杨武明认缴300万元、车学英认缴250万元。所有股东当年实缴注册资本为零。不仅当年实缴为零。该公司2015-2018年年报仍然显示其股东的实缴资本为零。

直到2019年该公司发生了股权变更之后才开始有了实缴资本,其中巫忠仁2019年7月18日实缴1500万元。9月30日,农凤兰、欧建明分别实际出资1500万元、2000万元。此时,瀚天新城基本已经修建完成。

更为诡异的是在2019年度,瀚天实业做18次工商信息变更,创始股东居然从工商登记资料中全部消失。

再来看瀚天实业的全资子公司,广西坎晨贸易公司。天眼查显示,2013年10月建立的坎晨公司,两创始股东,一是陆华英,实缴资本98万元;一是彭碧军,实缴资本102万元。到2014年10月,陆华英实缴资本2450万元,彭碧军实缴资本2550万元。这个壳更为夸张,天眼查显示,该公司2013年成立至今有39次变更记录。2018年10月12日的工商变更记录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由5000万变成了500万,其中林伟东实缴245万,周思宇实缴105万,王成文实缴150万,其创始股东也一样消失。

调查发现,广西坎晨贸易公司才是最早与南宁市西乡塘区心圩街道振兴村四队、七队农村集体产业项目进行合作的公司。

不过最终,彭碧军选择了用瀚天实业来操盘,也就是后来的瀚天新城。

瀚天实业如何自筹1.8亿元?

用一个空壳来操盘,彭碧军能点石成金吗?

   瀚天新城与心圩街道振兴村四队合作的项目有四栋,占地面积12760㎡,建筑面积67727.38㎡需要自筹资金1.2亿元,瀚天新城与心圩街道振兴村七队合作的项目有两栋,占地面积6400㎡,建筑面积22057.41㎡,需要自筹资金6000万元。整体来看,瀚天新城需要自筹资金1.8亿元。

本来按照正常的秩序,彭碧军应该先筹到1.8亿元才能开工。但是在监管缺位的前提下,他选择的是开工筹钱。调查发现,从2014年第四季度瀚天新城开挖地基起,彭碧军就采用了一种古老的方式进行“自筹资金”,这就是“卖楼花”。

卖楼花,最早出现于1956年的香港。“楼花”是指未完工的物业(即在建物业)。如果把开发公司已建成的房屋看成建设完成后的果实,那么开发公司正在建设而未完成的建筑物则可看做这一果实的花。由此进一步引申出买“楼花”、卖“楼花”、炒“楼花”等。一般称卖“楼花”为预售房屋,买“楼花”为预购房屋。

在中国房地产市场发展的初期,广东、深圳等地也出现过“卖楼花”这一严重犯罪行为,最后都得到了有效的规范。同时也正是为了反对买卖楼花,国家商品房预售制的出台。

建设部《城市商品房预售管理办法》规定: 第六条:“商品房预售实行许可制度。开发企业进行商品房预售,应当向房地产管理部门申请预售许可,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 未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的,不得进行商品房预售。” 第十三条:“开发企业未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预售商品房的,依照《城市房地产开发经营管理条例》第三十九条的规定处罚。”

然而,南宁市成了法外之地。

在2013年前后的城市大扩容过程中,南宁市基层政府的少数人突破国家土地管理法规,擅自改变土地使用性质把集体土地划归实力较弱的集体经济组织让村集体与开发商联建商业进行运营。此举的主要目的是发展第三产业,以此来解决农民失去了土地后的就业问题。

就这样,瀚天新城等三产房在南宁成为企业或个人突破法律底线的借口和进行非法集资的工具。也基于此,彭碧军等人玩文字游戏,将非法销售说成“联合建房”,进行非法集资炼成了“空手套”财技,迅速积累了大量财富。

              6个项目与31亿元社会非法集资

三产房是南宁市城市扩容过程中的法外畸形商品,法律底线一旦被突破,迅速变为一泻千里的态势!

瀚天实业通过卖楼花不但完成了瀚天新城的项目,而且先后和正在开发的万宝大厦、财富大厦、瀚天财富中心,瀚天银座、瀚天国际、瀚天新城等高端写字楼和精品住宅,累计开发总面积超过50万平方米。

调查发现,所有所谓“联合建房”的资金都是转到彭碧军个人账户。不考虑土地成本等其他方面的支出,按照1600元/平方米成本计算,瀚天实业完成50万平方米的三产房至少需要非法集资8亿元。而彭碧军的三产房基本在4000元/平方米,商铺15000元/平方米。50万平方米的开发面积,假定三产房40万平方米,商铺10万平方米。有金融界人士估计,这些年来,通过彭碧军账户收进的现金或高达31亿元!

没有人知道,彭碧军到底收了多少钱。更没有人监管,这些钱最后到底去了哪里?

根据瀚天实业提供的营销资料:单是瀚天新城这个项目,开发商就将规划15层不到10万方的开发增加到了27层近30万方的违法建筑。造成的严重后果是,项目无法进行竣工验收、消防验收,根本无法使用。可是出了大量资金的“合作建房”的普通百姓为了减少自己的经济损失已经按照开发企业瀚天实业的要求搬入居住,形成了严重的社会矛盾,数千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失去基本保障。

在瀚天实业开发的另外一个项目瀚天乐富公园学府也存在同样的违法行为,原本规划17层的三产房被非法增高到22楼。如此明目张胆地违反国家建筑规划法,相关政府职能部门根本无法对其进行竣工验收和消防验收,但是瀚天实业置国家法律和百姓安全于不顾,竟然已经安排出资者入住。

除了明目张胆的违法违规,瀚天实业开发如此大规模的三产房项目还有另一个巨大的隐患,那就是所有的工程发包、建筑原材料的采购都没有进行招标采购,完全处于个人灰色操作的领域。没有人知道,瀚天实业和彭碧军如何对开发过程中的若干环节进行监督监控,如何保障这无数的环节不因为权力寻租带来后患。

从人性的角度来讲,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抵制巨额财富的诱惑,因此没有人敢保证彭碧军不会为了节约成本而偷工减料。

显然,瀚天实业彭碧军一个人的财富积累背后却是若干社会矛盾,成千上万普通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失去基本保障。而瀚天实业的彭碧军正在裹挟“合作建房”的受害群众挑战相关政府监管职能部门的权威性。

然而,瀚天实业并不是个案!

数十亿元偷税嫌疑?

  彭碧军的麻烦或将接踵而至!

   彭碧军收受数十亿元巨额现金不入公账的行为既违反了国家《现金管理暂行条例》,也违背了国家基本的财务制度,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一封寄往国家税务总局,请求查处广西瀚天实业开发公司偷税的举报信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该控告信举报瀚天实业及其法人彭碧军称,瀚天实业在售卖三产房和商铺过程中,要求买房(铺)人将购房(铺)款项汇入其私人账户而不是对公账户。瀚天实业在其所售的三产房和商铺过程中,没有给购房者开具国家税务部门监制的正规税务发票而是统统采用普通收款收据。几年下来,偷税漏税或达数十亿元!

瀚天实业是注册在广西南宁市高新区的一家开发企业,其大部分三产房项目也在高新区的管辖范围内,相关税务监管部门是不是应该回应一下公众的知情权,将瀚天实业这些年的纳税情况披露一下呢?

(责任编辑:李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