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监管危机四伏 银保监合并势在必行

2018-04-09 10:58:17 来源:和讯房产西南频道

  

  4月8日上午8时,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正式挂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成为历史。就银保监合并事宜,重庆大学教授、原金融系主任、博导蒲勇健教授进行了深入解读。他认为,随着中国金融业的发展,混业经营大量出现,原有的监管体制可谓漏洞百出、危机四伏,已经不能适应发展需要,更不能适应金融系统性风险管控的要求,银保监会的合并势在必行。

  “万能险”摧毁保监会的最后一根稻草

  蒲勇健教授表示,万能险可能是摧毁保监会的最后一根稻草!

  3月28日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安邦原董事长、总经理吴小晖一案。自2011年起,吴小晖隐瞒实际控制关系,用自己的公司控股安邦集团,并以安邦财险作为融资平台,骗取中国保险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的销售批复,向社会公众募集资金。之后,吴小晖又无视销售批复规模,大量超额募集公众资金,至2017年1月共超出批复募集人民币7,238.67亿元,并将部分超募资金转移至吴小晖实际控制的产业公司,用于对外投资、归还债务、个人挥霍等。至案发,实际骗取652.48亿元。

  吴小晖案的超募资金规模非常大,达到7,238.67亿元之巨,如此巨额的社会性公开集资是怎样完成的?为什么没有政府部门及时发现和阻止?蒲勇健认为,安邦保险正是利用过去中国金融监管部门监管标准不统一、监管缺乏穿透性的机制问题,进行监管套利,而且监管套利的核心工具就是“万能险”。

  “万能险”虽然同是保险产品,但和普通寿险的最大区别就是它还分设一个由保险公司为客户建立的投资账户,投资账户实质上就是把保费用于保险公司运营的投资,此类保险投资一般以6%以上高于银行存款收益率的高收益来吸引保险人。同时“万能险”一般通过银行向存款人推荐,这样建立在对银行风险小的传统认知上,存款人就会更加愿意把存款用来购买“万能险”,而保险公司又将销售万能险的收入也存在银行里面。这样,表面上看起来银行的储蓄存款没有变化,只是对私存款转为对公存款。但是,保险公司会将这些“对公存款”用于投资资本市场和房地产,于是存款转变成了投资,债权投资又转变成了股权投资,同时保险公司为了追求高收益,往往会将投资引向高风险行业,这就大大加剧了金融系统的风险性。

  然而尽管银行存款发生了多层微妙的变化,其存款总量不变,就无法引起原银监局的注意。同时也由于原保监会机构相对单一,工作人员较少,再加上“万能险”产品设计实际上已经远远超出传统保险产品的范畴,原保监会就更加难以察觉“万能险”所带来的系统风险了。

  “而比难以发现“系统风险”更加危险的是,难以发现“系统风险”有多大,已经严重到了什么程度。”蒲勇健称,这和各地原保监会信息不透明,监管缺乏穿透性有关,也就是博弈论常说的“囚徒困境”。各地保监会都为了支持地方GDP的增长,而对“万能险”产品销售数量的增长疏于控制,这样就在全国销售总量上形成失控的局面。保险公司的收入增加,而保险公司的收入增加导致投资于房地产和资本市场的数量增加,造成国民经济泡沫增加,国家金融的系统风险增大。而像吴小晖这样利用职务侵吞募资,用于个人偿债、挥霍,则在这样不透明的监管体制下得以滋生。

  蒲勇健认为,安邦万能险仅仅是一个典型案例,实际上中国存在大量“安邦万能险式”的保险募资和投资行为。尽管它们是否违法超募,还有待新成立的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定性,但这充分说明我国的金融行业正在向着混业经营的方向发展,过去适用于分业经营的分业监管模式已经不再有效,必须及时改革。万能险超出传统保险范畴的产品设计,能够迅速募集超额巨资,同时又将这些巨额资金引向高风险行业,它极具危险性的操作已经成为最后一根压倒保监会的稻草。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中国金融体系已经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金融体系之一,金融资产接近国内生产总值的470%。其中最大的隐患是,中国的保险公司和银行,以跨行业形式创立复杂的金融商品,进行不透明的资金募集,造成企业背负巨额债务,对金融系统构成了潜在的系统性风险。而造成这种隐患的原因,正是一些保险产品处于保险业与银行业之间的夹缝中,不受任何机构的监管。毫无疑问,在这样大体量的金融体系之中,一旦隐患爆发,将最终导致难以想象的严重后果。

  可见我国金融监管改革迫在眉睫。此次两会合并,意味着未来中国金融监管会向何方前进?毫无疑问,未来监管要达到的目标是,做到金融监管的全覆盖,不留死角。

  银保监合并 信息共享分工更细

  3月9日,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两会记者会上表示,此次机构改革“主要依据中国国情,也参考了国际上各种不同的金融监管机构的设置,参考的过程中也研究了所谓‘双峰’监管的体制。”周小川明确指出,此次金融监管改革参照了英国的“双峰模式”,即英国央行(BOE)负责宏观审慎监管,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负责金融机构行为监管的模式。

  蒲勇健预计,这次改革后,中国金融监管迈向“双峰模式”,即央行主攻审慎监管,新组建的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负责行为监管。原本属于银监会和保监会的立法和审慎规则制定职能,在这次机构调整中转移到央行,强化了央行的宏观审慎监管职能。未来央行将在金融监管中扮演更超然的角色,而具体的行为监管,包括负责微观审慎监管、市场监督、投资者保护等将由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承担。

  这样的分工不仅体现了我国金融监管从“分业”走向“混业”的趋势,同时也符合当下中国政府部门机构调整从“行业”走向“功能”的主体思想。原银监会机构相对健全,工作更加专业,和原保监会合并后,新成立的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信息共享、资源整合都会更加到位,并将把金融监管引导向规范化、系统性的全面覆盖道路。

  金融监管变革将利好银行和互联网

  蒲勇健说,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成立,有利于监管机构之间统筹协调,尤其是互联网金融业务渗透在众筹、网络融资、互联网理财等众多领域。在新的金融监管格局之下,P2P网贷等互联网金融机构迎来新机遇。

  同时,机构合并对银行也是利好。随着脱虚向实的推进,银行必定会在国家整个金融体系中发挥更大的作用,随之而来业绩也会稳定向好。

  蒲教授最后总结,希望金融监管和金融创新在今后比翼双飞,由监管引导创新为大家谋福利,带来促进社会发展的优质金融产品。


(责任编辑:庞静男)